计划缩短调价周期

2020-02-05 10:18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电力公司总经理尹正民说,实施居民阶梯电价改革,目的是引导电力消费,实现节能减排,不是单纯为了涨价或降价。此外,全国各地经济发展状况、能源资源禀赋不同,电价机制的调整完善应更多交由市场调节,减少行政干预。

“必须下决心改革电价形成机制。”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副主席王禹民说,按照现有体制实行煤电联动,即使煤炭价格下降,价格也难以直接向下游疏导。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在于体制和机制上的双重改革突破。简单说,就是由政府制定出台独立的输配电价,同时逐步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让发电侧和用户侧电价由市场形成。

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说,当前我国要素市场化程度还比较低,应加快推进资源价格改革。但资源价格改革涉及各方面利益调整,不是单一的改革。如果垄断行业改革不推进,资源价格改革难以真正推进;如果政府公共服务改革不到位,也无法很好解决价格改革对老百姓生活带来的影响。(记者安蓓、刘铮、雷敏、王昆)

根据计划报告,今年将组织实施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方案。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和可再生能源电价政策。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张平在两会记者会上明确表示,现有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有两个明显缺点:一是22个工作日的调价周期太长;二是设定国际油价变化4%才能调价,造成国际油价变动不能及时反映到国内成品油价格上来。

全国人大代表、华北石油管理局局长黄刚说,天然气的价格调节应区分工业和民用,改革的重点在工业用气上,居民用气要结合老百姓的承受力,同时建立政府补贴机制,参照水、电的定价模式,采取阶梯定价。

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查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报告提出,今年我国将稳步推进价格改革。价格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将对百姓生活产生哪些影响?记者采访了参加两会的代表和委员。

彭森代表认为,推行居民阶梯水价,大原则应保护基本用量,同时在划分标准上要充分论证,慎重推进,对大用户等非居民用水可以实行惩罚性水价。

计划报告提出,2013年将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将讨论已久的油价改革推上前台。

清华大学水业研究中心主任傅涛说,当前中国居民用水价格成本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平均比例不到1%,远低于世界银行建议的3%至5%。福利性的低水价不利于保护水资源。但理顺水价需满足两个前提,一个是加强监管,完善绩效管理,有效控制成本;二是完善对贫困群体的补贴机制。

他说,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油价形成机制的改革方案,计划缩短调价周期,同时取消4%的调价幅度,使定价机制更加灵活,该涨就涨,该降就降,更加适应国际市场的变动。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彭森代表说,我国天然气定价长期偏低,积累了比较多的矛盾问题,天然气定价机制也比较混乱。我国于2011年在广东和广西开展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已达到国际同等可替代能源的价格标准,将来会在时机成熟时逐步推广。